嬌妻淫夢

时间:2019-06-30 17:26:50

你們聽沒聽說?」

「聽說什麼?」

「7號那幢樓,半夜有女人裸奔。」

「裸奔?不會吧,哪家的女人這麼不要臉,神經病吧。」

「我覺得不是神經病,要是神經病,家人早把她送進神經病院了,還讓她出來裸奔?」

「嘿嘿,這就不知道咯。」

我們小區一共7幢樓,一棟樓6層高,一層樓4家住戶,一個小區,百來戶居民,我家就住在這個小區裡,和我老婆2個人。

上午買菜回來,家裡由老婆做飯,我閒著沒事,在大門口,和幾個保安閒聊著,他們說我們小區出了個騷貨,半夜在樓道裡裸奔,還在樓旁的花叢裡撒尿。

我:「有這麼玄乎嗎?」

保安老唐正色道:「多少人見過我不知道,但我有一次差點和那個女人遇上,可惜那時候我穿著拖鞋,走不快,被那女人給跑了。」


旁邊一個比老唐年輕許多的保安叫鄭敏,鄭敏黑黑瘦瘦,個子不高,人看起來很機靈,鄭敏道:「說說,怎麼給跑了?」

老唐朝鄭敏笑道:「你小子,都聽我說了這麼多遍,還要聽。」

鄭敏朝我望了一眼,道:「這不,王哥沒聽過嘛,快點說細節。」

老唐回憶著當日的情景,道:「那天我拿著手電在小區裡巡邏,天已經很黑了,我估麼著時間大概晚上11點、12點的樣子,我一面提著手電筒,一面朝前面走,忽然我看見一個人影,在我面前一閃而過,跑進了7樓,我以為是小偷,就立即跟了上去,可沒想到進了樓以後,就看見一個光溜溜的屁股,搖晃著在往2樓上爬,我那時在樓下,那女人差不多快爬到2樓的樣子,她那只光溜溜、又大又白又圓的屁股,就正對著我,她的屁股溝裡,還插著一根像狗尾巴一樣的東西,那根東西我沒怎麼看清,當時我還以為她長了根尾巴,嚇了一跳,現在想起來,她肯定不是長了尾巴,那根東西是插在她屁眼裡的。」

我:「你怎麼知道?」

鄭敏笑道:「老唐啊,去研究過咧。」

老唐:「滾,我做什麼研究了?我不就是問你小子嘛。」

我:「是什麼東西?」

鄭敏解釋道:「是連著假陽具的狗尾巴,假陽具插在女人的屁眼裡,女人戴著它,就好像長了根尾巴,那些日本、歐美的婊子啊,就喜歡玩這個。」

老唐:「夠變態的。」

鄭敏:「這叫刺激,現在人都喜歡這玩意,要是給我遇到那個騷賤人,嘿嘿……非把她玩個頂朝天。」

老唐道:「你小子,就別白日做夢了,給你遇到了怎麼樣了?你還強姦人家啊?平時少看點那些黃色的東西。」

「是是是,以後每天晚上,我替你巡邏。」

「滾。」

我:「老唐,那後來你見到那個女人的模樣沒?」

老唐搖著頭道:「那女人被我手電筒的光一照,迅速的爬起身,跑上了樓,我再跟上去,她就不見了,我猜她是進了哪間屋子,所以我想,那個裸奔的女人,一定是7樓的住戶。」

回到家裡,老婆小惠煮好了一桌的菜,她正把碗一個個放上桌。

小惠:「去哪了?這麼久。」

「在門口和老唐聊天。」

「聽說老唐的兒子,這次高考考的不錯。」

「我們不是在聊這個。」

「那你們說什麼了?」

「他們說,我們7樓出了一個半夜裸奔的騷貨。」

妻子的人一頓,擡起頭看著我道:「裸奔……女人?」

我笑道:「嗯,那女人光著屁股,屁眼裡插著狗尾,在樓道裡爬。」


「啊呀!都給人看見了!」妻子一驚,手裡的碗差一點掉到地上,跟著奔到我的身邊,小拳頭用力的在我身上亂捶,「都怪你!都怪你!以後要我怎麼見人!」

我看著妻子又羞又急的嬌嗔模樣,「哈哈」大笑。

「笑,你還笑的出來,他們看清了沒?有沒有認出我來?你叫我以後怎麼走出這個家門?他們會怎麼看我?他們一定會覺得我是個蕩婦,都怪你!都怪你!」妻子看見我笑個不停,心裡似來了氣,一把揪住我的耳朵,使勁的提了起來。

「哎喲!哎喲!」我吃痛的叫著,忍住了笑,道:「好了,好了,他沒看見你的樣子,認不出你來的。」

「那他們怎麼知道我是個女人?怎麼知道我在樓道裡爬?」

「老唐看見了你的屁股,不過只看見你的屁股,沒看見你的臉。」

妻子俏臉緋紅,雙手摀住了發燙的臉頰,臉上的表情又似尷尬,又似慶幸,她頓了一下,道:「他們真的沒有看清?」

「真的沒有看清,老婆,你放心啦。」

妻子似鬆出一口氣,但臉上紅暈兀自沒有退去,她對我道:「以後再不和你玩那種遊戲了。」

我調笑道:「玩哪種了?」

小惠見我嬉皮笑臉,「哼」的一聲,道:「亂七八糟的遊戲。」她接著一屁股坐到椅上,端起碗筷,自顧自的吃起飯來,她人背對著我,似不想理我。

老唐、鄭敏嘴裡說的騷貨,就是我老婆,那晚老唐看見的女人,也正是我的嬌妻,那晚是我和妻子在玩露出遊戲。

我和小惠的性生活,滋潤而又充實,我們在網上購買各種道具,在網上看各種a片,學習片子裡的情景,構建我們美好的春夢。

那天,我在網上看到一部女子裸出的視頻,半夜興起,便說服小惠,玩野外露出,我讓她脫光衣服,光著玉體,跑到樓下,在樓下的草叢裡撒尿,之後再像小狗一樣,爬回樓道。

我在樓上的窗口,看著妻子又焦急,又害怕的神情,看著她又害羞,又興奮的浪態,想像著她被人發現時候的窘狀,想像著她被一群人圍在中間,被人視奸,被人罵作賤婦的情景,我心裡刺激到了極點,我情不自禁的掏出陽具,在窗口邊擼著雞巴。

如果不是今天在門口和老唐聊天,我還不知道妻子曾被老唐看見過,小惠從樓下逃上來的時候,只當是一樓有人回來了,老唐手電筒的光,被老婆當做了一樓的感應燈,所以妻子不知道,她光溜溜的屁股,已經被老唐看光了,還被老唐形容的又白、又圓、又大,嫩的好像一隻成熟的桃子。

回想老唐形容我老婆屁股時的表情,回想鄭敏仔細聽老唐說話時的飢渴模樣,我知道他們的心裡一定在意淫我的嬌妻,如果是我的話,我也會意淫,我會想把老婆水蜜桃一樣的屁股按在胯下,狠狠的肏干。

最近,我發覺鄭敏巡邏比往常勤快了不少,以前沒注意,自從在門口聽老唐和我說了那事以後,我明顯發覺他是比以前勤快了,尤其是到了後半夜,我在窗口抽煙的時候,總能看見他在樓下,提著手電筒,晃來晃去,有時還把手電關了,人躲在草叢堆裡,像是在守株待兔,讓我看著不禁好笑。

我:「老婆,你來看呀,鄭敏這小子又來了,他是想你的大屁股,想的發瘋了。」

妻子在客廳裡看電視,她瞟了我一眼,又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

我向老婆招手,道:「來呀,老婆,來看看,這小子有勁很。」

「神經病,別煩我。」

我走到老婆身邊,將她拉到窗戶邊。

妻子抱怨道:「哎喲,你幹嘛呀!電視正演到一半,我要看的呀!」

我指著樓下的鄭敏,道:「你看這小子又躲進草堆裡了,夏天蚊子多,咬死他了,你看他又抓手臂了,哈哈,肯定癢死了。」

妻子似也覺得鄭敏的樣子好笑,「撲哧」一聲笑出了聲,說道:「保安好像搞得像做賊一樣。」

我道:「愁死他了。」

妻子道:「看好了沒,我要回去看電視了。」說著,妻子便即轉身。

我一把將妻子抱住,嘴吻上了她的香唇,小惠一驚,用手推我,掙扎著道:「你幹嘛呀?」

「干你!」

我撕開老婆的睡衣,將她一對沈甸甸的乳房捧在手裡,將兩隻又白又圓的奶子,使勁的擠扁搓圓,手指揪住兩粒小巧鮮嫩的乳頭,向外拉長,再含進嘴裡,拚命的吸吮,舌頭在紅紅的乳暈上打轉,口水沾濕了奶頭,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亮光。

我和妻子站在窗邊糾纏著,妻子又羞又急,將我的身子往屋子裡推,我不讓她動,強壓著她,將她的身子壓在窗台上,將她的一對大奶,擱在窗台的外面,讓她的兩隻乳房,晃在窗外,讓窗外的涼風,肆意撫摸著她的乳房,撫摸她沾濕了口水的奶頭,兩隻又圓又白的大奶在漆黑的夜裡,在窗內燈光的反射下,閃著白花花的肉影。

妻子急道:「要被人看見了!要被人看見了呀!」鄭敏就蹲在樓下,此時只要他一擡頭,就能看見妻子的一對大奶,甚至可以飽覽妻子羞怨無助的美妙神情。

「你別叫,一叫,就真的被人看見了!」

妻子被我的話一嚇,登時沒了聲音,我從後撩起她的睡裙,扒下她的內褲,將手指摳入她的私處,撩撥著兩片陰唇,慢慢伸入又軟又濕又燙的巢穴。

妻子「嗯」的一聲,人跟著軟了下來,她掙扎的力氣越來越小,屄裡的淫水越流越密,她的身子與窗口的護欄越貼越近,漸漸的將整個身子都靠了上去,她的一對大奶似晾衣服般的,垂在窗戶的外面,隨著身體的輕顫,搖晃著抖動。

「老婆,你看鄭敏,他在看你了!」

妻子「啊」的一聲驚呼,身子拚命往屋裡縮,可是被我抱著,動不了身,她剛剛閉起的眼睛,重新睜開,才知道我是在騙她,跟著雙腿不聽使喚的顫抖,似被我嚇軟了一般。

我踮起腳,將她的屁股擺到我的胯間,將怒漲的龜頭捅入老婆的濕穴,發出「咕唧」一聲,她的肉屄緊緊包裹住我的棒身,腔道蠕動著吸吮著,我挺起屁股,在裡面肆意的開墾,將老婆的身子干的往前一聳一聳,妻子雙手牢牢的抓著窗台,面容緊張的不敢直視窗外,她的一對大奶在窗外上下拋顫,好像兩隻皮球在半空中蹦跳。

我每下狠力的抽送,都能帶出老婆許多的淫水,淫水順著她的大腿,在腿上流下一條長長的痕跡,好像濕尿一般,

老婆的呻吟,漸漸由悶哼變得亢奮,她似也來了情慾,在窗口肆無忌憚的被我姦淫,她似也有了感覺,她的身子漸漸變得滾燙,好像一鍋開水煮燒著我的情欲,她的一隻手伸到了窗外,玩起了自己被掛在窗外的大奶,她的手指將自己的乳頭旋轉著揪了起來,在拉長一段距離後,鬆開手指,讓乳頭回彈,乳頭在彈回胸部的瞬間,在大奶的中央顫抖不已。

「嗯嗯……老公……用力……」她口裡呻吟著,似忘記了自己還在窗口,她玩弄自己的動作,就像個淫蕩的妓女,在台上表演下流的自慰。

我將一根手指伸進妻子的小嘴,就彷彿另一根陽具插入她的小口,老婆立刻用舌頭饒過了我的手指,將我的手指卷在她香舌的中間,讓我感受著她溫柔的吸吮。

我將她身上的睡衣全脫了下來,讓她全身赤裸的暴露在窗口,讓所有能看見的生物,盡情飽覽她淫蕩的美肉,而我心裡清楚,現在沒有人在看我和妻子做愛,夜已經深了,窗外只有鄭敏一個人蹲在草叢裡,這個可憐的色男忍受著蚊蟲的叮咬,卻不知道擡頭,看一看我赤裸的嬌妻。

「老公!老公!我要……我要到了!」

妻子迎合著我的抽送,將她成熟的蜜桃,一次次用力的撞上我的胯部,讓我的陽具深深的灌入她的腔道,她全身酥麻般的抖了起來,渾身一顫顫的越抖越激烈,窗台被老婆手抓的「吱吱」作響,妻子背對著我,我看不見她的表情,只看見她散亂的秀髮,在身旁飛舞,她牙齒咬住了我的手指,嘴裡發著「嘶嘶」的抽氣聲,好像在做最後的掙扎。

「老婆!我不行了……我要射了……」我忍不住妻子腔道的夾擊,而閉住了眼睛。

「不行……不行……還不能射,再過一會……馬上……馬上……」

忽然,妻子的屁股往後重重的一坐,潮濕滾燙的肉腔將我的肉棒整根的包了進去,陰道瘋狂的擠壓著我的棒身,我把持不住的和妻子一起顫抖起來,老婆的腳尖幾乎踮起成了直線,我跟著也把腳尖踮高,雙手抱著老婆的屁股,手指陷進了肉裡,我們兩人除了顫抖,身子彷彿在窗台邊禁止了一般,耳裡傳來妻子粗重的喘息,之後只聽見妻子「嗚啊」的一聲,高亢的浪叫似奔流的洪水,傾瀉而出,抽緊的陰道將我的精液搾得一滴不剩,跟著我和妻子一起軟倒在了窗台邊上。

在窗台邊喘息了好一陣,我才雙腳發軟的站起身,望見樓下鄭敏正擡著頭,張望著什麼,我急忙縮回了頭,猜想是剛才妻子的大叫,引起了他的注意,我讓妻子不要起身,免得被鄭敏看見,讓她似小狗般爬回客廳,老婆撅著豐滿的屁股,兩瓣紅唇被淫水、精水,滋潤的晶瑩透亮,讓我看得不禁又想幹上一炮。

隔了幾周,我一天下班回家,鄭敏忽然拉住了我,他尋找裸女的事情,好像有了新的進展,急著要和我分享。

鄭敏:「7號樓,肯定住著一個騷貨。」

我:「你怎麼知道?」

「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

「嗯!」他煞有其事的向我點了點頭。

我心中微微一虛,心說這小子別真看到了我老婆,嘴裡試探道:「你看到什麼了?」

「不是我看到。」

「怎麼又不是你看到,你到底在說什麼?」


「是有人看到了。」

「哪個人?」

「住7號樓的王庚。」

「王庚?」

「就是他。」

王庚是與我同一幢房子的一個外來打工人員,我們家有一輛自行車,老婆買菜的時候,喜歡騎它,平時就放在樓下,王庚住在一樓,我們的自行車就放在他家門旁邊,他人不錯,對於我們佔用他的地方,一點也不介意。

鄭敏說:「那天王庚晚上喝酒回來,醉醺醺的,他尿急,就在花叢裡撒尿,撒完尿抖了抖,在抖的時候,正好擡起了頭,就看見一個女人趴在窗台上,在給人干穴,那女人的兩隻奶,還晃在窗戶的外面,上下一顛一顛的。」

我心中一凜,自從和妻子在窗台前做過愛以後,妻子表面上好似不情不願,但其實心裡和我一樣,都覺得暴露做愛很刺激,之後又和我在窗口乾了好幾回,不過每次我都有仔細勘察過樓外的動靜,看見沒人,才開干,而且一般我們都挑很晚的時候,樓下都不會有人經過的時候,然而這次被王庚看見,估計是我們當時幹的太投入,忘了神,我急問:「那他看見是哪家的女人沒?」

鄭敏歎了一口氣,道:「沒有,那天他喝醉了,沒看清,而且那個女人好像就趴了幾秒鐘,等他想看清楚一點的時候,人就沒了,燈也關了,不知道是哪家。」

我心裡籲了一口氣,臉上不露聲色的道:「可惜,可惜。」

鄭敏朝我「呵呵」一笑,道:「不過,我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這次準能讓我逮住那個騷貨。」

我好奇道:「什麼方法?」

鄭敏一臉奸笑,從懷裡掏出了一個攝像頭,道:「我買了個秘密武器,準備放在7樓的下面,要是那個騷貨半夜再出來放風,準能被我拍下來。」

我心中大駭,心說這小子夠損的,又想今天真是好運氣,如果他不對我說出這些,那我老婆的淫態,保準給他攝錄了下來,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鄭敏:「王哥,你覺得我這個主意怎麼樣?」

我心裡暗罵著鄭敏,嘴上卻道:「很好,很好。」

「走,位置老唐和一幫兄弟和我參考過了,你再陪我去看看。」

夜裡,我和妻子躺在床上,與她說起了鄭敏暗設攝像頭的事情。

妻子道:「他怎麼能這麼幹,這是犯法的吧。」

我道:「色急的狼,比餓狼凶啊。」

妻子道:「那也好,放了攝像頭,你以後就不敢逼我在窗口乾了吧。」

「咳……真沒意思。」

「你就是個大變態,老想著欺負我才有意思。」

「不欺負你,我欺負誰呢?」

「老婆是用來疼的。」


我順手摸上妻子的乳房,揪了下她的奶頭,道:「是不是這樣疼?」

妻子嬌嗔一聲,甩開我的手,道:「去你的。」

沒有遊戲的性愛是枯燥的,就好像做的夢,少了一個春字,不能看見妻子在窗台前,又羞又急的表情,讓我提不起性慾。

一日週末,我陪妻子逛街,她買了很多東西,大包小包,拎了一袋又一袋,她不要我幫她拿東西,說她自己拎著,才有購物的快感。

我們在街邊的一家咖啡店歇腳,咖啡店裝修的很別緻,牆上掛著一幅幅精緻的面具,面具神態各異,有哭有笑,有美有醜,還有一些精緻的眼罩,和一些女人將眼罩戴在臉上的照片,戴了這些眼罩的女人,看起來都非常的妖艷,並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氣氛。

我看著牆上的面具、眼罩,腦中登時想到了什麼,心中的迷霧,忽然煙消雲散,一片開明!

我拉起妻子的手,在她的驚詫聲中跑出了咖啡店。

回到家裡,我從包裡拿出買回的面具,面具上印著一副美人的臉蛋,只是少了活人的生動,我將面具戴在妻子的臉上,只露出她一雙迷人的眼睛。

我對著面具傻傻的癡笑起來,妻子道:「發什麼神經,快幫我脫下來。」

「脫下來幹嘛,戴著挺好。」

這一天的時間,似過得特別的漫長,我從回家後一直等待,等待深夜的降臨,終於月亮高高的掛在了空中,時鐘敲過了12點鐘。

妻子和我一樣沒有入睡,她坎坷不安的亂按著手裡的遙控器,電視節目在電視機裡不停的翻跳著。

當我站起身的時候,妻子的目光立刻落到了我的身上,她的俏臉泛起一陣緊張的潮紅,我朝她微笑了一下,道:「出發了老婆。」

妻子抿了抿嘴唇,跟著站起身子,自覺的脫去睡袍,露出一身火紅色的情趣內衣,惹火的情趣內衣燒烤著我的眼球,只有半個罩杯的乳罩,似托盤般的托起妻子的一對豐滿的巨乳,將她的奶頭、乳暈完美的呈現在我的眼前,老婆纖細的腰身上,除了外面一層輕盈的半遮的絲巾外,只有一條纏在腰上的內褲綁繩,內褲的襠部是一條比綁繩略粗的絲帶,絲帶跨過妻子的恥丘,跨過凸起的陰蒂,嵌在她誘人的密縫中間,兩片陰唇似蝴蝶的翅膀,展開在嫩屄的兩旁。

我特意讓老婆,在腿上加了一雙黑色的透明絲襪,讓她的雙腿更修長勻稱,緊實誘人。

我打開房門,小心的看了下四周,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響,我小聲的對妻子說:「還要帶什麼嗎?」

妻子站在門口,她戴好了面具,腳上穿著12厘米的高跟,她朝我搖頭的時候,目光始終注視的門外,臉上的表情又是羞恥,又是害怕,雙手交叉抱在自己的胸前,似擔心有人忽然出現在她的面前。

我安慰了下妻子,將老婆送出了大門,然後跑到窗邊,看著樓下,等著老婆出現。

我告訴了老婆鄭敏安放攝像頭的地方,今天的計劃是,我要讓老婆對著那隻,攝像頭跳艷舞,讓鄭敏那小子看得跌破眼鏡。

老婆戰戰兢兢的走出樓下的大門,她先探出了頭,確定四周沒有人後,才小心翼翼的走出來,她一隻手扶著門,似不敢讓大門合上,似怕忽然有人過來,她來不及開門,逃回樓裡。

老婆在門邊等了一會,才躡手躡腳的走上了小區的小路,她走在路上,眼睛不著的朝四周望著,生怕有行人路過,她來到草叢邊,按照我給她說好方位,找尋攝像頭,攝像頭的位置並不難找,它被夾在兩根樹枝的中間,那攝像頭在夜裡閃著忽明忽暗的一點點綠光,如果你不注意的話很難發現,但如果你留心的話,非常容易找到。

我把家裡的燈關了,用望眼鏡關注著嬌妻,她在草叢裡摸索了一陣,不一會便找到了攝像頭,她的小手動了下攝像頭,然後回過頭,朝樓上看來,我伸出手臂,朝她豎起大拇指,然後示意她馬上行動。

妻子望了眼四周,將身子往草叢裡又鑽了一點,便見她對著攝像頭,輕輕的扭起了腰身,她柔滑的纖腰,像水蛇一般在鏡頭前舞動起來。

妻子的一隻小手滑上自己的酥胸,在自己的胸前慢慢的遊移著,接著慢慢的滑下柳腰,來到肉屄處輕輕的打轉。

她的另一隻小手持續挑逗著自己的一隻乳頭,手指將乳頭輕輕的壓下去,接著放開,讓乳頭自然的挺立起來,妻子動作放的很慢,似有些僵硬,我想是因為緊張的緣故,但隨著時間推移,她似漸漸的放鬆了下來,她小手拿捏著乳頭,動作不再是單純的按壓,小手開始將自己的乳頭拉扯變長,將自己一隻白皙豐滿的奶子,揉搓變形,妻子似廚師般,烹調著自己胸前兩隻酥軟的麵團。

小惠動作的幅度在慢慢加大,一對奶子在她自己的手掌間上下蹦跳,我看著妻子時而仰起的頭,想像著她在面具下呻吟的俏臉。

我掏出肉棒,跟著她舞動的節奏,搓弄棒身。

鏡頭記錄著它看到的一切,這一切在第二天,將會印入另一個男人的眼裡,之後我相信還會有更多人看到這段視頻,看到我老婆在視頻前放蕩的裸舞,談論她淫蕩的舞姿,猜想她面具下淫賤的俏臉,像蕩婦一樣的表情,將我老婆當成意淫的對象,在夢裡肏遍她身上每一個肉洞。

微風扶起樹葉輕輕的顫動,妻子在鏡頭前,舞得愈來愈烈,她的兩隻奶頭,被她自己旋轉著拉長變形,她挺起腰身,撥開內褲的細線,雙手捏住兩瓣肥嫩的陰唇,向著兩邊左右分開,無恥的讓大開的肉洞抵在鏡頭的前面,好像要把鏡頭吞進肉屄。

老婆拉起內褲的綁繩,襠部的絲帶深深的嵌進了她的屄洞,卡在兩片陰唇的中間,老婆用絲帶摩擦著自己的陰蒂,讓那粒肉芽在絲帶的壓迫下,充血變硬,越來越紅。

樹葉不時被妻子的身體碰到,向旁邊搖晃著,老婆的2根手指伸在陰道裡攪弄著,月光下,老婆的肉屄閃著瑩瑩的水光,淫液沾濕了她的肉唇,接著浸濕手指,在她的手指抽離陰戶的時候,牽出一條長長的銀線。

老婆對肉穴的刺激好像越來越不滿足,她將內褲脫了下來,她的慾火似在燃燒,讓她的理智變得模糊,妻子將內褲拿在手上,然後一點點的往屄裡塞去,等全部塞入濕穴以後,她把手指扣進陰道,拉住內褲綁繩的一端,將內褲向屄外拉出,內褲摩擦著她的腔道,將她腔道裡的嫩肉,刮得向外翻出,刺激的老婆渾身顫抖,使她用內褲自慰的動作越來越快,內褲在妻子的肉屄裡,被她用手指塞進抽出,淫水將內褲浸得濕透,我甚至看見晶瑩的水珠,從老婆翻開的穴口,滴落下來。

忽然有一束白光從一邊晃了過來,我心中大駭,心說這個時候怎麼還會有人?將望遠鏡湊過去一看,是鄭敏,這小子,半夜快1點了還不睡,我又恨,又惱,又是無奈,急忙朝老婆揮手,嘴裡卻不敢喊叫。

妻子還在忘我的手淫,直到鄭敏離他不過20步的距離時,老婆才猛的反應過來,她來不及思考,拔腿便跑。

「誰啊!」鄭敏發現了老婆,叫了一聲。

老婆不敢回頭,朝樓裡拚命的跑來,我緊跟著跑到樓下接應,將穿著情趣內衣的妻子,扶進屋裡,老婆在跑的時候,差點摔了一跤,她進屋以後,大喘著氣,一臉的驚魂未定,她的面上、身上全是汗水,汗水浸濕了她的內衣,內衣貼在她赤裸的肌膚上,好似變成了透明一般。

我回到窗口,探出半個腦袋朝樓下望去,只見鄭敏站在樓下,手裡提著一樣東西,用手電筒照著打量著。

我將望遠鏡湊到眼前,向鄭敏的手上望去,鄭敏的手正拿著一隻女人的高跟皮鞋,是老婆的高跟皮鞋,是老婆剛才跑回來時,不慎掉落的高跟皮鞋。

「老公……老公,我的鞋子掉了。」妻子在客廳裡喊了起來。

「我知道了。」

第二天,我們的小區裡似炸開了鍋,不過這個鍋,只在男人堆裡炸了開來,只在一些遊手好閒,愛管閒事,喜歡捕風捉影的男人堆裡,炸了開來。

保安室裡,一群男人圍著昨晚攝像頭錄下的視頻,仔細的看著,他們有的是已經50多歲的老阿伯,有的是抽著煙的中年男人,有的是在這片打工的外來青年,一些放了學的孩子也想湊熱鬧看看,被大人趕了出去。

這些人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老婆的視頻,似生怕錯過哪個精彩的鏡頭,煙灰在手上積起老長一節,那人卻似忘了般的不知道彈一下。

「你們猜這是哪家的女人?」

「騷,真他媽的比妓女還騷,比日本女人還賤。」

「媽逼的,這麼飢渴,一定要把她找出來,讓爺幾個輪著干幾炮。」

「哈哈」周圍人笑了起來,笑的又奸又淫,彷彿已經將老婆扒光了衣服,綁在了自己的面前。

鄭敏將昨晚收穫的高跟鞋擺到桌上,對各人道:「這鞋子,就是那騷娘們留下的」

「喲喲,腳這麼小。」一個男人拿起鞋,下意識的用鼻子聞了聞,一臉的陶醉,傻笑道:「還香咧。」

「哈哈哈,這麼香,你吃下去啊。」

男人將鞋子放回桌上,道:「要吃也是吃那女人的小肉腳。」

「說的不錯,鄭敏,你到底看見那個女人沒?」

鄭敏將手往桌子上一拍,遺憾道:「他媽的就是跑慢了一步。」

一人插嘴道:「叫你平時少用點力,到真該用的時候,就腿軟啦。」

周圍人一片哄笑。

鄭敏道:「去去!我的腳硬著呢,那時我不是沒她跑的快,是那個女人離我太遠,我趕上去的時候,她早就竄進樓裡了,我跟都來不及。」

「7樓一共就24戶人家,你們好好想想,誰家的女人,和這個騷貨最像了?」

眾人似覺得那人說話在理,紛紛想了起來,似都把7樓裡的女人想了一遍,有些沒去過7樓的男人,在旁邊等著一些人想好。

「我看像2樓那個娘們,她離一樓最近,溜起來也方便。」

「不像不像,你說的那個我見過,乾瘦乾瘦的,像根竹竿,和那騷貨能比嗎?」

「那還有誰?我猜是四樓的女人!」

「不會,四樓沒有年輕的女人。」

「那麼,就是三樓。」

「三樓……」鄭敏沈思了一下,驀地道:「不會是王哥她老婆吧!」

王庚:「你說小惠?」

幾個男人眼睛一亮,似都把回憶集中到了我老婆的身上,然後臉上露出猥瑣的表情。

鄭敏回過神道:「不對,不對,王哥又不是傻子,會不知道她老婆半夜跑出來嗎?」

王庚:「就是,有老公的女人,咋會這樣,而且小惠也不像會做這種事的人,她平時嬌滴滴的,說起話來細聲細氣,哪像這視頻裡的女人這麼浪,這麼野了?」

一個不認識的人,陰測測的道:「現在的女人,知人知面不知羞,外表健康,骨子可淫賤的很咧。」

「呵呵,我看和三樓那個女人挺像,我以前見過她,她的兩隻奶子就和這片子裡的騷貨一樣大,讓人饞的就想吸上兩口。」

我在門口一直聽他們討論,他們聊的盡興,都沒注意到我,小惠從我的背後經過,她手裡提著菜,叫了我一聲,我回過頭,一群男人從保安室裡探出腦袋,只見老婆兩隻又圓又白的大奶顛在胸前,在白色的襯衣下面呼之欲出,套裙緊緊的包著她的屁股,將兩瓣豐滿的翹臀包的好像一隻結實的麵團,一雙穿了肉色絲襪的小腳踩在高跟涼鞋上,肉肉的腳趾整齊的並排在深色的襪頭裡面。

「王哥……」鄭敏看見了我,叫了我一聲,接著連忙摀住了鼻子,鼻血從他的指間滲了出來,王庚忙替鄭敏拿來紙巾,為他止血。

我匆匆和他們打了聲招呼,跟著妻子走了。

老婆就是那個騷貨的傳聞,不禁在小區裡傳開,只是傳聞依然是傳聞,沒有人會真的相信,但是在老婆背後指指點點的人,越來越多,老婆好像成了我們小區裡男人意淫的對象,眾男們都似做著同一個春夢。

夜裡,一些男人有意無意的聚集在了7號樓的樓下,好似自告奮勇的當起了7號樓的保安,他們有的似偵探一般,躲在草叢堆裡抽著煙,眼睛注視著樓裡的動靜,有的則三五個成群,站在樓邊聊天,眼睛偷瞄著樓內,更有的擺起了麻將桌,將7號樓的下面,當成了花園,當成了休閒娛樂的場地。


妻子在窗口看到那些男人,聽我敘述原因之後,又是擔憂,又是忍不住失笑。

7號樓有些不知情的居民不幹了,一些被半夜吵醒的老人,將情況報上了居委,由於居委的干涉,這些吵鬧的人才漸漸散去。

但某些堅持的人,依然不肯放棄,就好比鄭敏,他在向別人分享我老婆黃色視頻的同時,還在堅持著每天錄製的工作,可讓他失望的是,自老婆那次淫蕩的裸出後,他的視頻裡再沒有錄到新的東西。

這天,鄭敏在門口攔住了我,拉我去吃酒,我答應了,酒桌上,他與我大談如何在視頻中捉到老婆無恥的演出,大談自己如何有把握將來捕到那個騷貨,將她就地正法。

我被他說的心中一陣陣的激盪,好似我的老婆,已被他五花大綁,待他淩辱侵犯一般。

鄭敏將一張光盤遞到我的手裡,叫我回去好好欣賞,我知道,那是我老婆的視頻,我不是第一個拿到光盤的人,他將視頻錄了好幾份,分發給自己熟悉的人。

我:「鄭敏,你說那個女人在視頻裡跳脫衣舞,那你說她怎麼知道,你在樹叢裡裝了攝像頭?」

鄭敏咪了口酒,道:「這個問題我也想過,我將以前的錄像翻了一遍,看是哪個女人注意過我的攝像頭,可是一個也沒有。」

我想提醒他說,如果是男人呢?會不會回家告訴自己的老婆,讓她老婆有準備的出來表演,但我轉念一想,自己如果說出這句話,不好比往自己的臉上抽耳光嘛,於是我立刻將話嚥了回去,隨口道:「咳,那你說會不會不是7號樓的女人?」

「不會,不會,那天她逃進7號樓裡,我親眼看見的。」

「那會是誰呢?」

「不知道啊……」鄭敏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眼睛望著窗外的夕陽,出了一會神,接著道:「自從見了那個騷貨,我每天是睡不好,吃不好,人跟夢遊似的。」

看著鄭敏哀歎自憐的神情,發覺他好像真的比以前憔悴了許多,我安慰他道:「還是別多想了,正經找個女人吧。」

「不!非找到不可。」

在鄭敏決心的壓力下,我和老婆刺激的遊戲日漸減少,大部分都在家裡的床上了事,高潮的興奮往往不如以前,讓我頗為不爽。、

在情慾的壓搾下,我發覺自己逐漸變得脆弱,覺得自己的底線越來越低,同時妻子的底線也好像在退步。

我將老唐見過的狗尾,插在妻子的屁眼裡,讓小惠戴著它,像母狗一般在客廳裡爬著,我拿出皮鞭抽在小惠赤裸的肉臀上,宣洩著我倆飽腹的情慾,我們就像是一對被鎖在籠子裡的野獸,拚命的想脫困。

「騷貨,這樣抽你爽不爽?」

「嗯,啊啊……好爽……再用力,用力,老公!」妻子趴在地上,撅高著美臀,她的兩隻手掰開著自己的兩瓣屁股,讓我的鞭子能直擊在她的屁眼上,擊落在她潮濕的嫩屄上,將淫水從她的腔道裡,打得飛濺出來。

「不夠!還不夠!再淫蕩一點!再淫蕩一點!」

「啊啊……啊啊……」老婆扭著屁股,浪叫著,鞭子落在她的屄上,將她的兩片陰唇打得向旁翻飛。

可是,我仍然覺得妻子不夠淫蕩,不夠下賤!我將鞭子重重的丟到地上,走進了浴室,擰開水閥,涼水「嘩啦啦」的從我的頭頂衝落,發燙髮熱的身軀好似起了一層煙霧。

妻子走進浴室,從背後抱住了我,溫柔的貼在我的背上,「怎麼了?」

我轉過身,一下吻住了她的紅唇,然後慢慢的鬆開,道:「老婆,我已經忍不住了,我要不顧一切了。」

老婆的身子微微顫了一下,道:「你想怎麼做?」


我看著妻子的眼睛,鄭重其事的道:「做一個淫夢!」

夜,深夜,漆黑的夜空點點繁星,蟲兒吹著曼妙的夜曲。

妻子:「老公,真的要這樣嗎?」

「噓,小聲點。」

小區的保安室裡沒有亮燈,向窗戶透明的玻璃裡望去,鄭敏正一手撐著頭,身子斜靠在窗邊,打著瞌睡。

今天只有他一個人值班,1小時前,我在自家的窗口看著他巡邏繞完了1圈。

我從上個星期,就開始為今晚的遊戲做準備,我打探到了保安部署的情況,鄭敏他們的作息時間,當我確認一切盡在掌握之後,我和妻子開始了行動。

今晚,正是發洩我和嬌妻積蓄許久的情慾的最佳時機,實現我的淫夢,這個淫夢不單是我的,還有小惠,和鄭敏。

我和妻子先後出門,妻子戴著面具,不怕被攝像頭拍到,我則繞過攝像頭,穿過樹叢,與她在保安室門口會合。

「我先去把保安室的門鎖上。」

「怎麼鎖?」

「看我的。」

我矮著身子,小心翼翼的蹲到保安室的門邊,將事先準備好的鐵棍,插進門栓,然後拉了兩下,確認門已經被我從外面結實的鎖住了。

老婆在邊上看的瞇眼微笑,眼睛透過面具的眼孔,充滿魅惑,在月光下閃著勾人心魄的波瀾。

「老婆,準備好了嗎?」我回到妻子的身邊,握起她柔軟的小手,輕輕捏了捏,小惠的手裡滲著汗汁,她的手心都濕了,老婆望著我,然後在面具下深吸了幾口氣,朝我點了點頭。

妻子朝保安室走去,我則躲進保安室旁的死角,警惕的望著四周,防止意外發生。

妻子走到保安室旁,輕輕的叩響了窗戶的玻璃。

「咚咚……咚……」

「嗯……」保安室裡的鄭敏,迷迷糊糊的直起身,他揉著眼睛,一臉糊塗的似還沒看清是什麼東西在敲窗戶的玻璃,他打了下哈欠,然後終於睜大了眼睛,霎時間,他整個人僵在了原地,他看見了妻子,看見了那個讓他魂牽夢繞的蕩婦。

妻子看著鄭敏直視著自己,似有些緊張,她不禁退後了一步,但見鄭敏無法打開保安室的門時,她開始慢慢解開自己的風衣。

風衣順著老婆的玉體,柔順的滑落下來,露出頸脖上套著的紅色狗環,狗環的下面,是一對豐滿白皙的傲人巨乳,兩點肉嫩的乳頭上,分別噙著一隻曬衣用的木夾,乳頭在木夾的夾擊下,興奮的挺立著,風衣滑至妻子的柳腰,被妻子用雙手托在腰間。

鄭敏睜大著眼,張大著嘴,人似癡呆了一般。

老婆在他面前,慢慢的扭起腰肢,好像那晚對著攝像頭般的跳起艷舞,秀髮在她的肩旁,輕妙的飄舞,一對誘惑的乳房,搖擺在鄭敏的面前,牢牢的吸引著他的視線。

妻子面具下的眼睛,挑逗的看著鄭敏,小手慢慢的移上胸前的曬衣夾子,捏住木夾的尾端,讓咬住乳頭的夾子,一點點的鬆口,「嗯……」妻子忍不住發出一聲勾魂的呻吟,呻吟好似一柄長劍,捅穿了鄭敏的心窩,鄭敏不禁一抖。

他下意識的又去推保安室的鐵門,可是鐵門紋絲不動,他臉上的表情,又是激動,又是驚異。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妻子沒有回答鄭敏的問話,她的纖腰兀自似水蛇一般,來回的輕扭,一點點侵蝕著鄭敏的理智。

妻子伸手拿下了自己乳頭上的第二個木夾,跟著她的風衣滑落到了腳跟,她私處沒有內褲,腿間拖著一條毛茸茸的狗尾,狗尾的尾端被塞在她的肛門中,干淨的騷穴沒有一根毛髮,恥丘微微的隆起,兩瓣陰唇,飽滿豐潤,中間夾著一條窄小的狹縫,老婆的腿上穿著一雙性感的長筒絲襪,絲襪的蕾絲邊中,塞著兩支轉動著的按摩棒。

妻子從絲襪中抽出一支按摩棒,向著鄭敏晃了晃,接著她又抽出另一支,朝鄭敏晃了晃,她似在讓鄭敏決定自己將用哪一支。

鄭敏的眼睛望著一根閃著綠光的粗莖,妻子的臉轉向粗莖,同意似的將粗莖移上自己的胸脯,轉動的龜頭在妻子的乳頭上打著轉,碾揉著她敏感的凸點。

「騷貨,你就是那個婊子!你知道我在找你嗎?放我出來,放我出來啊!」鄭敏推著鐵門,洩憤般的對妻子喊道。

老婆向旁跨開一小步,讓雙腿自然的分開,假陰莖順著妻子纖腰,點上恥丘,撐開陰唇,在妻子的穴口轉動著,一絲愛液順著老婆張開的屄洞流了下來,滴在龜頭的上面,堆起一灘晶瑩的亮點。

假陰莖在妻子的穴口持續著轉動,但老婆沒有急著將它插入,她似故意放慢了節奏,讓鄭敏的視線集中到她的私處。

鄭敏的手抓在窗台的護欄上,面前的窗戶太小,他知道自己爬不出來,他用力搖著護欄,似要將保安室拆了一般。

躲在角落中的我,看著老婆淫蕩的表演,看著她像妓女一樣勾引著鄭敏,看著鄭敏好像隨時要撲上去,將我老婆吞噬的表情,想像著老婆被人姦淫的畫面,我覺得自己變態的情慾在得到宣洩。

鄭敏前傾著身子,無法離開保安室的他,不由自主的鬆開了自己的褲襠,搓弄起自己怒漲的老二,表情似心急如焚的期盼著妻子進一步的深入。

老婆的雙手撥開了自己的陰唇,將兩瓣紅唇翻開著展向兩邊,龜頭閃著綠光,抵在肉腔的洞口,穴口的嫩肉蠕動著含吮著龜頭,慢慢的,慢慢的,將龜頭一點點吞入腔道,直至整根的埋入,三根手指的粗莖,被妻子的肉屄全吞了進去,腔道收縮著似在品味陰莖的美味。

「嗯嗯……」妻子呻吟著喘息著,用手來回的抽插著陰莖,陰莖在妻子的騷穴裡進進出出,翻攪著腔道裡的嫩肉,淫水一股接著一股的向外流淌,順著粗長的棒身,流至陰莖的根部,滑過妻子的玉指,再滴落地面。

「騷貨!喂!騷貨!別用那個插啊!用我的!我的雞雞來滿足你!」

鄭敏似崩潰般的向老婆叫囂起來,他將手拚命的伸向面前的小惠,他的眼珠裡佈滿著血絲,他說話時噴出的唾液,向妻子飛濺,他勃起的陰莖碰到桌子,發出「彭彭」的響聲。

妻子兀自在鄭敏的面前手淫,她和鄭敏保持著一段安全的距離,這段距離,只能讓鄭敏看得到,吃不到。

老婆看著鄭敏的失態,她自己也變得更加放蕩,她一面扭動腰身,一面在鄭敏面前肆無忌憚的呻吟,兩隻曬衣夾重新被妻子自己夾上了奶頭,在奶頭上一顛一顛,綠色的假陰莖將她的肉屄插得「噗吱噗吱」的響聲不斷,另一根空餘的假雞巴,被妻子頂在了自己的陰蒂上,兩支假雞巴的持續進攻,讓老婆全身痙攣似的顫抖著,噴出一股股的淫水,花灑似的落到地上。

鄭敏見妻子對自己的嘶吼無動於衷,他放棄了脫出保安室的掙扎,開始與妻子面對面的一起手淫。

妻子的高跟鞋在地上扭了一下,一隻被絲襪包裹的小腳從高跟鞋裡滑了出來,妻子沒有穿回鞋,她似來不及去穿回鞋,她的手臂持續著將假陽具一次次送入自己的騷穴,她光著的絲襪小腳踩在地上,深色襪頭下的腳趾,興奮的蜷起著,她的身子似地震般顫抖個不停。

「啊……好舒服……舒服的……」妻子的呻吟,變成了尖叫,綠色的陰莖被她深深的頂在屄裡,另一支肉棒將她的陰蒂震得好像一隻蹦跳的彈珠,一大股淫液從老婆的屄裡射了出來,衝開穴口,飆向四周,還有許多的水,淅淅瀝瀝的滴灑下來。

「哦哦!」保安室裡的鄭敏伸長了脖子,伸長了舌頭,他似竭盡全力般的想要嘗一口妻子淫液的味道。

「嗚嗚……」妻子雙腿顫抖,幾欲跪倒,強烈的高潮似讓她體力透支,妻子兩腿彎曲著在半空中打著戰慄,屄裡的假陰莖滑到了地上,在堆積的水塘中兀自扭個不停……

「彭」的一聲,保安室的門,竟被鄭敏硬生生的撞開了一條小口子,那條塞在門栓裡的鐵棒,變彎了形。

妻子似嚇了一跳,她迅速的拾起地上的陰莖,塞回絲襪的蕾絲邊中,穿好鞋子,將風衣披回身上,然後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鄭敏在保安室裡看著老婆離去的背影,又是不捨,又是失望,保安室的木桌上堆積著他滾燙的精液……

之後兩天,鄭敏都沒有上班,我問起老唐,鄭敏為什麼沒來,老唐竟說鄭敏辭職了,去了別的地方工作,這讓我意外的同時,又不禁讓我有些失落,似乎覺得以後的生活好像少了些什麼。

老唐拿出一隻包裹,遞到我的手裡,他說是鄭敏留給我的,我回家後打開一看,裡面是張光碟,我將光碟放入影碟機,電視的屏幕中,戴著面具的妻子從路邊蹣跚的走回,在進樓的一剎那,她脫下了臉上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