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流少女

时间:2019-06-30 17:26:02

第一章

  這是一個村子,村口老舊的門坊上掛著一塊橫匾,上面題著「泊靈村」三個
大字。

  村子里橫七豎八的坐落著一排排小平房,看著不算富貴,但也跟貧苦搭不上
半點關系。

  直到村尾,忽然出現一戶極其顯眼的破舊土房子,周圍都是磚塊水泥堆砌的
板板正正的小平房,只有這戶還保持著八九十年代落後老舊的土房子,不得不引
人註意。

  房子四周是用泥土堆砌起的墻,在歲月的侵蝕下已經變得瘦弱傾斜,房頂搭
著幾根木椽,木椽間蓋著厚厚的茅草,茅草上鋪著一層瓦片。

  院子用半人高的柵欄圍起來,空空蕩蕩的院子里只有一只疾走覓食的母雞,
和一個空著的雞食盆,看樣子是貧困的戶主給的食物不夠,母雞正在找蟲子吃。

  屋子陳舊的木質房門緊閉著,里面響起清晰的「吱呀吱呀……」聲。

  「哎呀,你……快點……」

  「知道。」

  屋子里,一位穿著樸素保守的暗色碎花長裙的婦女下身站在地上,上身被壓
在床上,她看起來30歲出頭,一頭黑色的柔順長發簡單地綰在腦後,看起來非常
溫婉,婦人長著一張清秀白皙的鵝蛋臉,雖不是時下最流行的瓜子臉、尖下巴,
但看起來非常養眼,一雙大眼睛有種楚楚動人的感覺,眸子里清澈的好像盛著一
汪水。

  樸素的穿著,還有屋內困窘蓬亂的環境,絲毫沒影響到婦女的美貌。如果給
她穿上一身時尚華美的衣服,一定是位大美人。

  美婦身後,一位四十來歲,穿著打扮像個老幹部的男人沈著臉站著,褲子褪
在膝蓋處。美婦的長裙也被撩起來按在屁股上,白色的窄小內褲掉到了腳上,她
有著一雙白皙誘人的美腿,下面兩只雪白的腳上穿著一雙廉價看起來還很硬的平
底涼鞋,糟糕的涼鞋顯得兩只小腳更加白皙稚嫩。

  這個穿著打扮像個老幹部的男人站在美婦身後,兩只大手按在她腰上,身下
一根粗大的暗紅色陽具在美婦雪白的臀縫間時隱時現,因為兩人的動作,美婦身
下簡陋的木床「吱呀吱呀」的響著。

  「呀,你輕點……」

  男人的力氣似乎忽然大了,美婦忍不住叫出聲,她的聲音像黃鸝鳥一樣好聽,
秀麗的柳葉眉輕蹙在一起,連痛苦的表情都這麽美。

  「怎麽,這樣就受不了了,我還要更用力,更用力!」

  只見男人抽回腰,然後更加用力地朝前頂去,一次又一次,男人的胯猛力地
拍打在美婦雪白的屁股上,「啪啪」直響,美婦被幹得花容失色,光潔的額頭上
生起一層細密的汗珠,面頰上布滿紅暈,她用纖細白皙的小手緊捂著嘴,似乎是
在極力忍受著,但即使這樣,仍然有「啊……啊……」的喘息聲不時地從她嘴里
溢出。

  「你再這樣,啊……我喊人……哦……」

  「喊啊,你個騷貨,讓街坊四鄰看看你這個騷貨被我幹得嗷嗷直叫。當年老
子娶你你不嫁,偏偏嫁給那個短命鬼,看吧,看你現在這個日子過成什麽樣了,
真夠可憐的。」

  美婦忽然板起臉,正色道:「他不是短命鬼,他是我丈夫,他是為國捐軀,
他是烈士。要不是你公報私仇,將我丈夫已有妻女的事實隱瞞不報,又攔截我們
上報低保戶,我和潔兒的日子也不會這麽淒苦,呀……」

  美婦據理力爭的正經氛圍沒持續多久,就被身後的男人一記猛抽拉回淫亂的
現實,讓她忍不住「啊……啊……」嬌叫不止。

  「嘿嘿,誰叫我是咱們村的田書記呢,我二舅還是咱們市的市委書記呢。杜
麗萍,我告訴你,村長他什麽都得聽我的,你的烈士家屬和低保戶別想申請下來,
你就死了這個心吧。」這個自稱田書記的男人得意地笑著,「不過,如果你現在
想嫁給我做個偏房的話,我還是不會拒絕的,嘿嘿,那樣你們娘兩還是會過上好
日子的。」

  「呸!我就算是守寡,也不會嫁給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啊……」

  杜麗萍義正言辭的表態,但是似乎田書記又送上了一記兇狠的猛抽,讓她忍
不住仰起白皙的脖頸,失聲地嬌叫出聲。

  「唉,如果當年你爹杜老板沒有突發惡疾暴斃的話,你們家也不會散了,你
現在一定還是杜家的千金明珠,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河西,當年萬元戶的千金小
姐淪落到現在想吃口米飯都得來求我。罷了,不嫁就不嫁,你就繼續守你的寡,
來日方長,以後你家沒米了還是得拿身子來跟我換,反正只要我還在這個村里一
天,就沒人敢給你們娘倆拿一碗米,一口飯!」

  杜麗萍一直垂著頭,沈默不語,神情低落,心里想道:「潔兒,如果沒有你,
媽媽是不會用身子換糧食的。」

  之後的一段時間,兩人一前一後都對著床,田書記用力地操著杜麗萍的屁股,
杜麗萍一面承受著田書記的操弄,一面用手掩著嘴,避免叫出聲,兩人的背後有
一扇忘了關上的破舊木質吊窗,吊窗的下面兩側還撐著竹竿。窗外,一個看起來
十二三歲的小女孩站在窗下,女孩的眼睛剛好高過窗戶,她站在那,眼睛巴巴地
看著里面。

  女孩穿著也是非常簡樸,上身穿著一件不合身的大號紅色針織衣,像是過時
了的大人衣服,下身穿著一條已經短到腳踝上十多公分的長褲,顯然是穿了幾年,
長身體後還接著穿的褲子。背上背著一個縫制的紅布書包,上面還是用不同顏色
的布縫了四五個補丁,看起來花花綠綠的,腳上穿著一雙紅色的布鞋,一只鞋子
前邊都磨出一個大洞,露出女孩白皙的小腳上的大拇指和食指。好在現在似乎是
春天,風和日麗的,並不讓人覺得女孩冷,只是覺得寒酸。

  女孩散著到脖子長度的短發,頭發亂蓬蓬的,臉上還摸著一道灰,但從她輪
廓清晰的面孔、明亮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來看,女孩的底子很好,一定是個美人
胚子。

  田書記從杜麗萍屁股下抽出已經軟趴趴的大肉棒,提好褲子,丟下一小袋大
米走了,米粒稀少的看起來都不夠盛滿一口碗。杜麗萍從洗衣盆邊撿起一件似乎
是準備洗的衣服,在自己一片狼藉、滿是白色黏液的屁股上擦了擦,然後穿好掉
在腳上的白色內褲,整理好裙子。

  杜麗萍將擦了臟物的衣服放進洗衣盆里,蹲在一旁仔細的清洗衣服,這時剛
才一直在窗外站著的女孩面無表情地走了進來。

  「潔兒,放學了?」

  潔兒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也不看杜麗萍,經過她身邊時,漆黑的小眼珠子
無意地瞥了一眼丟在一旁的米袋子,之後小眼睛又迅速躲閃開。

  杜麗萍看勢頭趕緊解釋:「哦,田書記剛才又給咱們家送大米啦,你也見了,
他隔幾天就給咱們送一袋大米,因為咱家是低保戶嘛。」

  「來,上了一早上課肯定餓了吧,媽媽給你做飯。」杜麗萍放下手里的衣服,
從洗衣盆前站起來,兩只濕手在長裙上抹了抹,走向潔兒,在她背後幫她解下背
上的書包,然後故作開心俏皮地對潔兒講:「今天媽媽給你做稀飯!你一定想媽
媽昨天前天都一直給你做的是稀飯對不對,媽媽跟你說哦,媽媽可是是做36種不
同口味的稀飯呢!怎麽樣,厲不厲害,你坐著等著,媽媽這就給潔兒做飯去。」
杜麗萍說話的時候,兩只明亮的眼睛還俏皮地轉著,顯然是想提起潔兒精神。

  潔兒面無表情,沈默不語,也一眼沒看杜麗萍,似乎有些心情不好,杜麗萍
也似乎沒看出來。

           ***  ***  ***

  村子里有個學校,校門前的豎匾上寫著「泊靈初中」四個字。

  「鈴鈴鈴!……」

  鈴聲響過,不到一會兒,學校里的學生們三三兩兩的沖出校門,一路上歡聲
笑語,追逐打鬧,仔細一看,畢竟是村里的初中,學生也不多,總共也就二三十
人。

  和衣著鮮艷華美的同學對比,穿著寒酸的潔兒看起來非常紮眼。潔兒低著頭
默不作聲地朝前走著,今天她的頭發顯然梳洗過了,雖然還是到脖子的長度,但
是頭發看起來柔柔的,順順的,額前的齊劉海也非常整齊,臉也很幹凈,但她還
是像往常一樣悶悶的不高興。

  和潔兒同行的是一個相同年紀的男孩,男孩面目清秀,五官分明,看起來長
大後一定是個英俊的男人,他的面相中透著一股儒雅。男孩一邊走著,一邊不時
地看向一旁的潔兒,似乎想搭話,但是看到潔兒悶不做聲的樣子,只好作罷。

  「呀!」忽然潔兒身後竄出三個男孩,其中兩個身形偏瘦的男孩從潔兒身邊
一左一右竄出,兩只手從潔兒兩側幹凈柔軟的小臉上一劃而過,另一個相同身高、
體型偏胖的男孩在潔兒身後,兩只手對著潔兒柔順的頭發一通亂揉,最後向前用
力一推潔兒的腦袋,然後從潔兒身後竄出。

  潔兒受到這樣的對待,不由得驚叫出聲。這時三個男孩已經跑到了潔兒前面,
回頭對她做出鬼臉,同時伸出雙手,得意的展示著,他們的雙手上都塗滿了黑灰。

  只見潔兒兩側的臉頰上生出兩道清晰的汙跡,原本幹凈柔順的短發又變成亂
蓬蓬一片,看著前面三個男孩的臟手,潔兒顯然是知道了自己的窘迫,埋下臉,
悶悶地似乎要哭了。

  「田壯壯,你們今天又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和潔兒同行的英俊男孩看
不下去說道。

  「喲,何楓,你天天這麽護著吉潔兒,是不是喜歡上她了呀。如果你真喜歡
她,我給你出個主意,她家不是窮的連米飯都來我家要嗎,你這麽喜歡她,不如
收她做童養媳,不然指不定她哪天餓死。」那個被叫做田壯壯的胖男孩說道,說
完後和身邊的兩個小跟班嬉笑著離開。

  被田壯壯這麽一說,何楓臉一下就紅了,拉著吉潔兒:「潔兒,不要聽他亂
說。」

  何楓和吉潔兒同行回去的路上,何楓嘟囔道:「不知道為什麽,我爸總不同
意我拿吃的給你們。這個饅頭是我早上吃飯時趁我爸不在偷偷藏起來的,你拿著
裝在書包里,不要告訴別人是我給你的。」說著何楓遞過去一個小小的白饅頭。

  吉潔兒接過饅頭,小心地裝在自己的書包里,對他點了下頭,看著他說:
「謝謝你,何楓。」